• #
  • #
  • #
  • #
  • #
  • #
本站公告

顾维钧在北戴河海滨

来源: 作者:本站 当前位置 :主页>历史名人>

  由于巴黎和会上中国拒绝在对德和约上签字,山东问题遂移到华盛顿会议上得到较合理的解决。在华盛顿会议上,顾维钧又一次在国际舞台上充分发挥了杰出的外交才能和维系内部团结的才能。

  顾维钧的后半生,1956年10月被设在海牙的国际法院选为法官,任期10年。不久又当选为国际法院副院长,直到1967年退休,定居美国。

  退休后的顾维钧应哥伦比亚大学之请,将个人的经历和中国外交、国际仲裁等历史口述回忆录,经助手整理成巨篇回忆录。在回忆录中,他提到了在北戴河的生活和活动,自民国元年进入北洋政府直到1931年,“每逢夏季我经常星期五晚上去北戴河度周末”,“我在北戴河休假,很喜欢游泳和钓鱼”。于是,由他叙述的钓鱼方法和乐趣还以《扁舟垂钓》为题记录在了1925年版的《北戴河海滨志略》上。

  顾维钧在北戴河海滨主要是休养游玩,但外交家的职业和敏感常使他无法不关心政治。1930年夏,顾在北戴河婉拒反蒋同盟的拉拢,没同意出任由汪精卫、阎锡山、冯玉祥秘密组建中的反蒋政府,但又让出住宅安排该方说客覃振、陈公博、郭泰祺与张学良会晤,最后还应英国公使蓝浦森之邀,陪张学良登上了停泊在北戴河海面上的英国远东皇家海军旗舰赴宴。在与反蒋同盟代表的接触中,顾维钧明确告知陈公博:“依我之见,我们的外国朋友如美国、英国和更多的国家可能只会对新建立的政府(指反蒋政府——笔者注)感到惊讶,新政府会引起人们注意到中国不统一。我们可以预料,英、美等国所要维护的是一个统一的中国,而不是一个分裂的中国,因为任何分裂都会引起许多国际争端”。并说:“建立一个不被列强承认的政府是无用的,这样的政府不可能维持下去”。此种观点也影响了张学良,以致张学良能不顾蒋介石收买张的部下叛变的卑鄙做法,而决定最后还是支持蒋介石。

  一年后,还是在北戴河海滨,休假中的顾维钧密切注视日本在东北的阴谋活动,认为日本军事当局可能会采取重大军事行动,他对也在北戴河海滨避暑的张学良的秘书长王树翰、奉天省长臧左毅、监察院副院长刘尚清等人讲:“我提醒你们要充分注意来自日本的报道。我认为日本要把东北当局拒绝讨论、谈判和解决所谓有300悬案(指日本政府编造的“中日300悬案”,其中多数发生在东北和华北——笔者注)作为借口,关东军在日本军部的指示和教唆下,可能会采取激烈的行动,可能要成为严重事件”,顾还说:“从所有消息来判断,日本人这次也许会用武力夺取沈阳,迫使我们在处理那些案件时就范”。张学良闻讯后派专机到北戴河接顾维钧到北平面谈,但张学良并没充分认识时局的严重性,没有采取必要的防范措施。以致日本关东军在9月18日迅速占领沈阳城,爆发了“九·一八”事变。